1块陨石卖30万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卖这么贵原因揭秘

Posted by

“番禺三少”和他们收藏的陨石。从左到右分别为:古英华,彭文轻,江少佳。

最近在网上有出现这样一则消息,那就是有一块陨石竟然卖出了30万的高价啊,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陨石为什么会卖这么贵呢?话说有的人甚至是倾家荡产也要买陨石了,那么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呢?下面就跟随小编一起来分析揭秘看看吧!

  陨石坠落之前,没有人知道它的价值。

一颗6月初降落在云南省勐海县勐遮镇附近的火流星陨石亮相浙江自然博物馆,受到不少天文爱好者和市民关注。

  坠落之后的众生相则几近癫狂:6月1日,云南西双版纳勐海县曼伦村,一颗陨石划过天际,发出一阵强光后,砸中了当地村民的房顶。

云南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勐遮镇曼伦村,一个几乎从无外人造访的边境傣族小村,两个多月前因为陨石坠落,名声大噪——人们叫它“陨石村”。

  陨石爱好者的圈子称为“星友”,这个消息迅速传播到了世界各地。广东茂名的陨石爱好者吕金成听说有陨石坠落,第二天就揣着现金,带着仪器,赶往西双版纳,去追陨石。到现场后,他发现至少有50个同行闻风而来。

村主任岩光依旧记得那几日的疯狂:十里八村的男女老少,都钻进甘蔗地和茶叶地里捡陨石;村道上有外地人拿着一摞现金,抢着买。岩光家牛棚被陨石砸穿,水泥地上还有坑,这石、这棚、这地都有人出高价。岩光不卖,便有各路人马进他的牛棚拉起横幅直播、拍照,上书“云南目击陨石坠落地”。他们找岩光谈合作,希望在这牛棚办陨石展,并掏出各色石头托岩光卖。岩光一一回绝。

  而针对眼下陨石热现象,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称,当前国内法律对陨石的性质、流通、定价并无明文规定,法律上尚处空白。“建议在法律层面对陨石定性,参考国外陨石市场规则,以规范国内陨石市场。”

疯狂中带着荒诞。6月1日晚陨石坠落,可至今仍有外来人在坚守。岩光在村里遇见一位外乡人,已在镇上宾馆住了2个多月,买了摩托车,日日进村上山。岩光忍不住打招呼:“还在找?投入很大哟。”对方自信地回:“等我找到陨石的主体,至少炒到1千万元。”“圈内”确有传言:按测算的飞行轨迹,陨石主体在深山某处……

  猎星

实际上,早在7月9日,云南省国土资源厅派去勐遮镇的专家组调查检测,勐海陨石是来自天外流星体的普通石陨石,具有一定科学研究价值,仅作为一般陨石保存。

  除了“跑”得快,还要看运气

云南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勐遮镇曼伦村,村主任岩光家的牛场顶棚被陨石砸了个洞。孔令君

  吕金成和陨石结缘有好多年了。提起2010年第一次接触到陨石时的感受,他直言“神秘”。

没卖自家牛棚里的陨石,岩光并不后悔。作为村主任,他想着村里总要留几块,证明“陨石曾经来过”,并能借此“陨石村”之名,帮农家乐与合作社打响品牌。他还计划从网上买星空图案的贴纸,装饰牛棚,摆上陨石,做个大人们喝茶、小朋友们科普的场所。从村里卖出的陨石,一部分已在多个展览亮相,6月有新疆的全国第四届陨石科普展,7月有昆明石博会暨第五届中国陨石科普展,还有在青海德令哈举办的“星空大会”。

  刚入门的他并不太懂什么是陨石,于是常去家乡附近的山上或者河边捡石头。之后,又在网上系统地学习了陨石知识。一步步,他觉得捡陨石几率太小,不太可行,就在网上看到有价格合适的,买一些来研究。现在,他把陨石从爱好做成了一门生意:开了一家陨石工作室,贩卖陨石及其加工饰品。

也许,让更多人知道这陨石村来客的故事,等荒诞感与猎奇心褪去,才能让这疯狂的石头回归它该有的天文学价值——从天上坠落的是陨石,永远不会掉馅饼。

  跟吕金成一样,世界各地追逐陨石的人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陨石猎人”。20世纪70年代,美国已经有十几个专业人士寻找和买卖陨石;20世纪90年代末期,陨石作为商品在交易会和网上出现。但在国内,陨石交易和收藏的历史并不长。

哭笑不得

  吕金成告诉南都记者,国内陨石热始自2013年俄罗斯的一场陨石雨。2013年2月15日,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州发生天体坠落事件,伤及1200多人。陨石随之被炒热,价格也自此攀升。

曾几何时,陨石不值钱,甚至它不应该与钱挂钩。

  在吕金成看来,全世界掉陨石的概率都是平均的,但保存和找到陨石则未必,要受当地的环境等因素影响。在国内,新疆气候条件干燥,以戈壁滩为主,适合保存陨石。“如果掉到无人区或者丛林里,就不好找了。”

一位上世纪80年代末在中国地质大学攻读岩石学博士的陨石爱好者,说起自己收藏的第一块陨石,是吉林一位村民从床底翻出来送他的,1976年当地下过一场“陨石雨”。村民送陨石,不过是看这位博士的手上拿着科考记录与地图。曾在北京天文馆工作数十年的某位工程师,也讲过类似经历:上世纪90年代,一盒纸烟便能从农户手上换陨石。

  吕金成的第一块陨石就是在新疆找到的。前年在新疆火焰山,他找到了两块铁陨石。“不过那是发现型陨石。”吕金成解释,陨石按照发现方式分成发现型和目击型,如果有人看到陨石坠落,有准确的掉落时间和坐标,就叫做目击陨石。而发现型陨石则是很久以前掉下来的,最近才被人发现。“目击型一般比发现型要贵很多。”

不知何时,陨石变了味。岩光记得,村里最早的一批陨石客,是6月2日中午到的。其中有来自广东的陨石爱好者吕金成,他带着现金和仪器赶到,很快碰到了几十位和他一样闻风而动的人。随后几天内人数不断增加,至少有上百位来自新疆、北京、浙江、湖北、上海、云南、广西等地的商贩、爱好者、收藏家和学者。这个小众的圈子,人称“陨石猎人”。

  当时在新疆,吕金成得知发现陨石的消息时,已经比其他人晚了几天,最后只带回两块小的。

“头两天基本按每克50元到100元的价格收。”广东陨石爱好者梁飞告诉记者,他6月4日赶到时,收购价已暴涨到每克几百元至上千元。现场交易多用现金,一摞摞百元大钞摆在桌上。据岩光的估计,光是曼伦村的山间地头,至少有3000多人,连平时喊他们下地干活都不肯动的懒汉们,也出动了。当时甘蔗刚刚出苗,高度不过成年人的膝盖,田间满是低头寻石人。有村民喊:“又找到一个,谢谢老天爷!”

  “其实,找陨石完全要看运气的。”吕金成觉得,运气很重要,找陨石的过程相对说来更轻松,他一般只带手机就够了。一旦听说有陨石坠落,他就会和其他陨石猎人定个坐标,推算掉落的方位,要算一算大的坠在哪里,小的又在哪里。一次猎星之旅最短10天,一般要两个多月。最长的一次,吕金成整整3个月都待在村子里。

岩光说,邻村村民捡到最大的一块,卖了30万元,连地里被陨石砸出的坑都被完整挖出,一块土卖了1万元;本村村民屋顶被陨石砸穿,飞来横祸成了横财,石头卖了12万元,买家连瓦都不放过,为一片碎瓦出价1300元。

  想找到陨石并不容易。去年10月,香格里拉地区发生火流星坠落事件,“追星”队伍浩浩荡荡向该地进发。当时,吕金成也赶往了现场,但没有收获。随后在西安,也有目击陨石降落的消息,于是他奔赴而去,10天之后,同样空手而归。

岩光向记者展示他在自家牛场捡的陨石。孔令君 摄

  生意

岩光唯一能做的是严禁人们进稻田,怕毁了庄稼。云南省国土资源部门来了干部,也“控制不了”。村民们竟个个明白其中的法律争议:天上的星星,又不是矿藏,为什么不能捡,为啥要上缴?

  “猎人”追捧,陨石价格翻番

曼伦村不算贫困,无建档立卡户。一位懒汉听说陨石能卖钱,也去了地里,还真捡到一块,卖了1万多元。最近,他用这钱买了摩托车、手机,把改嫁的母亲接回来治病,还买了农具下地干活。村里另一位懒汉,原本天天喝酒,去地里找陨石时摔了一跤,趴在地上看到一个小陨石坑,小石头卖了数千元。

  现在,吕金成只有收到坠落陨石的准确消息后,才会到现场搜石,就像这次的西双版纳之行。如今,他做上了陨石生意:除了碰运气找陨石,更多的是想从村民手中买陨石。之后,再放到自己的陨石工作室出售。

岩光哭笑不得,他偶尔会怀念尚未成为“陨石村”的曼伦村。6月2日上午,村民们才刚刚意识到昨晚天空中“比烟火亮得多”的火球,是正与大气摩擦、燃烧与爆裂的陨石。淳朴的小村庄,夜里睡得早,那晚本就下着小雨,人们看光亮以为是打雷,屋顶异乎寻常的响声可能是“被雷劈了”。有村民在自家院内发现黑色大石块,以为是有人恶作剧丢进来的,弃在一边。甚至还有人在地里干活时,用锄头将陨石砸成了碎片,锄进土里。

  陨石对吕金成来说,不仅仅是爱好。西双版纳的陨石砸到了村民的屋顶,被捡到的几率随之增大。刚到的那几天,一旦听说有村民捡到陨石,吕金成就会立即上门看“货”,谈价格。其余时间,他会坐在每个村最中心的广场上,秤、工具和石头就摆在旁边,等待着来交易的村民。

“猎人”圈子

  陨石搅动着宁静的村庄。网传的一段现场视频里,一位白发村民站在陨石坠落附近的甘蔗地里,叉着腰,对当地村民呼喊着:“继续找!继续找!一克一万元,60克60万元。”

无用之用,对陨石爱好者而言是“大用”。十多年前,陨石还只是相对纯粹的爱好者小圈子。

  哄抬的价格让整个村庄躁动起来,房前屋后,甘蔗地里,山坡林间,越来越多的村民加入到找陨石的行列中。

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张勃,此次也去了曼伦村。他进陨石圈的契机,是在2009年冬天的三亚。他向记者描述:凌晨两三点时,没预兆,天上掉火球,连续掉了3颗,昏暗安静的天空和大海瞬间被照亮。在陨石滑过天空的时候,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静寂,银河悬在头顶,连风声都没有,可以很安静地听见自己的心跳。那一刻的强烈震撼,让他对陨石产生兴趣。9年来他追寻陨石,常常独自行动,除了南极洲,世界各大洲都去了。

  找的人多了,吕金成觉得,越来越难成功收到陨石了。随着一批批陨石猎人涌入村庄,村民们也开始顿悟,“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宝石”。“无论卖多少钱都觉得亏了。”吕金成告诉南都记者。

他的装备通常包括金属探测器、卫星电话、无人机、定位装置、帐篷睡袋等。行万里路之外,他还研究英文原版的陨石著作,并从古籍中寻找陨石信息:例如苏东坡写过一首诗《游金山寺》,提及“江心似有炬火明,飞焰照山栖鸟惊”,于是他有段时间天天泡在图书馆,从秦汉一直翻查到近代,搜集了近千条类似信息。他到中科院南京紫金山天文台,拜研究员徐伟彪为师,成了职业的“陨石猎人”与收藏者。

  陨石的实际价格并没有村民想象的那般离谱。吕金成说,一般收货都在“一两百元一克”,会根据成色、特征、破损程度有所浮动。与品种也息息相关,较为常见的品种远不能达到村民开的价格。而这次的陨石,吕金成说:“虽然国际命名还没确定,但根据经验看,属于比较普遍的品种。”

寻找陨石,最直接的途径是“目击”。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普及应用,来自网上“星友”的视频与信息逐渐增多。国内外天文机构也是信息来源,张勃收藏的第一颗陨石就是在摩洛哥沙漠找到的。而给他印象最深的是在新疆阿勒泰地区的经历,“那里很冷,只有短暂几个月能去,因此我花了4年时间去找”。

  有时候,几个陨石猎人会看中同一块货。村民捡到石头时,会找很多陨石猎人出价,一轮又一轮,价格也随之被抬高。

2016年8月,传青海果洛有陨石坠落,张勃去了。找陨石很辛苦,下雨导致山体滑坡,轮胎爆了,轮毂折了。他冒雨换备胎,硬着头皮把车开到修理厂,等第二天调整好再出发。进山时,3头藏獒冲他奔来,他下意识地跑回车上。

  西双版纳并没有给吕金成带来太大的惊喜,有时候,一整天都一无所获。云南的雨季潮湿,每天鞋子上都沾满了泥泞,吕金成打算等雨季过去,水稻收割之后,再去看看还有没有陨石露出地面。

张勃喜欢“单干”,圈内不少人抱团竞争。去年10月,云南迪庆陨石坠落,全国“陨石猎人”闻讯而至。梁飞便是其中之一,他兴奋地向记者回忆,他与另外几名“同行”在当地待了一个多月,由于坠落地点多是雪山、深沟等无人区,上了半山腰就尽是积雪,难以确切定位坠落点,他们空手而归。张勃当时没去,他根据天文机构与地震台的数据,判断陨石碎片可能砸向云南、四川交界一处方圆约40平方公里的高海拔无人区,深山密林,山体坡陡,野兽出没,天气多变,寻找很难。

  如果收到陨石,除了自己收藏把玩,大多会放在他工作室的网店销售。吕金成说,买家多是陨石爱好者。有一两次,他也碰到购买陨石饰品送给情侣的人。

类似行动,其实不少。这十多年,除了果洛、迪庆与西双版纳,至少在锡林郭勒、兰州等地都有陨石坠落的报道。国内陨石圈不少人认为,2013年2月于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州发生“陨石雨”,上千人受伤,大量媒体报道,才让我国的陨石收藏和买卖热了起来。

  “可能是觉得这是天上的星星吧。”

一夜暴富的故事在陨石圈流传甚广,数位圈内人都说给记者听的是,据说2000年在新疆阜康市,一位居民在戈壁滩上发现一块逾1000公斤的“橄榄石铁陨石”,几经倒卖,最后出现在美国市场,售价达每克300美元……此后,即便是无人正式宣布找到的云南迪庆陨石,竟也在网络上出现颇多言之凿凿的卖家,坊间传言“1克至少能卖2万元”。

江少佳的藏品“旺财”,一块重达91千克的阿根廷铁陨石。

而这一次在曼伦村,属于最早那批陨石客的吕金成告诉记者:有人鼓吹陨石“每克5万元”,并号召村民都去捡。一名白发男士对村民们说:1克5万元,100克就是500万元。

  收藏

真假陨石

  开博物馆普及陨石知识

其实,村民们不喜欢这些“搅局者”。

  在陨石圈,既有像吕金成这样的陨石猎人和生意人,也有不为价格只为收藏的星友们。广州番禺的江少佳、彭文轻和古英华收藏陨石多年,在圈内被称为“番禺三少”。在番禺,江少佳为他的50多种珍稀陨石藏品建了一家私人陨石博物馆,想让更多的人认识陨石。

岩光告诉记者,也许是因为他接受了中央电视台的采访,并在电视上露脸1分多钟,至少40多位“投资者”看中了他家被砸穿的牛棚下的“宝地”。

  江少佳的陨石王国隐藏在番禺区某高档小区,博物馆还未完全布置好。一进门,便是江少佳最珍爱的一件藏品:一件91千克的阿根廷铁陨石,这块陨石形似一只卧倒的狗,又像一只弓着身子的人,十分难得。

有外来人提议,要将曼伦村包装为陨石旅游基地。岩光觉得太不实际了,他也看得懂:这群人连来村里品尝农产品的兴趣都没有,只想着借机推销自己手上来路不明的石头。梁飞告诉记者,某些打着“国际”或“协会”名头的所谓“陨石专家”,口才好,声音大,目的不过是哄抬价格。

  “番禺三少”不猎星,也不关心陨石的价格涨跌,他们的陨石大多购自国际市场。上述阿根廷铁陨石就来自美国图森市场。他们开博物馆初衷,是想科普陨石知识。

河北人王子尧觉得陨石价格并没那么容易被哄抬。此次在勐海县出手大方收购陨石,他认为意义不同:天降陨石的6月1日,正是他儿子生日。

  彭文轻管理着好几个陨石爱好者QQ群,每天,都有很多人拿着石头的照片,向他咨询是否陨石。“大部分一看就不是。”彭文轻告诉南都记者,很多陨石爱好者并不具备基本的陨石知识,很容易上当受骗。

王子尧认为,陨石价格受到很多因素影响。首先要看类型,检测和命名相当于陨石的身份证,也大致决定了“市场价”,比如此次陨石是“普通石陨石”,价格不高;其次要看是否目击,“目击”与“发现”决定了陨石的新鲜度与可靠度,另外陨石掉落时间越久,受风化越严重,价格会大打折扣。此外,陨石价格也取决于“故事”,比如美国曾有一颗“有故事”的陨石,坠落时砸中一位女士臀部,现在市场价达几千元1克;同理,在勐海县砸到村民房顶的陨石,也许价更高。

  “想收藏陨石,先收藏知识。”江少佳认为,首先要了解地球上的石头。在他的私人博物馆内,有关地球岩石和陨石的资料放满了一个大袋子。一本由中科院地球化学研究所广州分部陨石与天体化学研究室主任王道德编写的500多页的《中国陨石导论》,是他时常看的书。

数位圈内人告诉记者,在陨石圈,“埋雷”是常有的事——发生陨石坠落事件后,把旧陨石埋在坠落地附近,充当新陨石。

  “番禺三少”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江少佳做地产工程,彭文轻做珠宝生意。因为喜欢陨石,三人走到了一起,并成为好友。“玩陨石,最重要的是心态。”彭文轻说,对他们来说,陨石不在于价格,“稀有陨石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

真陨石也就算了,如今假陨石不少。知情者透露,一些“陨石鉴定”的协会、公司会通过开证书、办展览等形式牟利,初入陨石收藏圈者极易受骗。“民间所谓的陨石鉴定未必有科学依据。”徐伟彪告诉记者。早在2011年,徐伟彪所在的中科院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天体化学和行星科学实验室向社会公示了一份《关于陨石鉴定的通告》,明确指出:社会上送来“求鉴定”的所谓“陨石”样品,99%以上都是地球岩石样品。有人估算过,某陨石网站上2万多个“求鉴贴”,最终被确定为陨石的寥寥可数。还有一位圈内人掌管着几个QQ群,每天收到大量鉴定陨石的求助。“几乎全是假的。”他向记者感叹。

  国内陨石收藏越来越热,“番禺三少”担心,真正懂陨石的人并不多。江少佳筹备的这间博物馆,希望能帮到那些陨石爱好者。

有人给勐遮镇的干部看过一块“私藏”陨石,演示石头上“有星星的亮光”。泡水治病与按摩磁疗之外,他还表演了陨石的“魔力”:紧握5分钟左右,手指竟会变长……

  链接

回归科普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