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向春运渐升温 合家出游成趋势

Posted by

  真空袋封装的烟熏肉、紫苏梅子姜等挤满编织袋,带上亲手做的家乡“年味”,湖南省浏阳市文家市镇的七旬老人张清梅腊月二十七下午坐上了去广州的高铁,这是她第一次去小儿子家过年。

中国春运被称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周期性人口大迁徙。据初步预测,2019年春运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9亿人次,同比增长0.6%。

  和许多中国父母类似,张清梅一辈子习惯了在自家厨房厅堂的忙碌中度过春节,往年儿子要她去广州过年她总是放不下家里,今年却有了不得不去的理由:“儿子在外打拼近二十年,去年搬进了新房,居住环境、经济条件都变化了,我必须去看看。”

“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2019年春运热度不减,客流流向出现诸多新变化,折射中国人过年选择更加多样。不过,春节唯一不变的主题词仍是“团圆”。

  春节临近,全球最大的年度人口迁徙又在中国上演。春运人流中,除了从外地赶回故土的返乡大军,还有越来越多如张清梅一样前往他乡与子女一起过春节,“逆流而上”的中国父母。这股“反向春运”潮背后,折射出部分中国人逐渐转变的团圆观念。

“回家过年”仍是主流:

  刚满60岁的湖南耒阳电厂退休工人谷文冬与丈夫已是连续四年去北京儿子家过年。从耒阳坐高铁或从长沙转乘飞机去北京,是他们固定的春运轨迹。“儿子儿媳都是独生子女,自从生了二胎,我们就和亲家商量好一起去北京,不让孩子们来回折腾。”谷文冬说。

一线城市火车站返乡客流大

  谷文冬很是享受这个大家庭的他乡团聚:“春节期间北京不那么拥挤,我们吃湘菜、包饺子、去天安门看升旗、在地坛逛庙会,儿子还总是青岛、大连换着地方带我们短暂出游,虽少了老家的烟花爆竹、麻坛会友,春节也过得非常丰富有趣。”

腊月二十七早晨8点,安徽省安庆市太湖县徐桥镇街上的人流比平时明显多了,放鞭炮、打年货,锣鼓声、鞭炮声汇成一片,弥漫着浓浓的年味。这让常年在上海务工的徐金荫感受到乡情的亲切,“抢到一张高铁票,用4小时坐回安庆市。我哥开车接我回到村里,大半天时间回到家”。

  作为中国最大的劳务输出大省之一,湖南每年都有超过千万人口外出务工。随着中国交通出行日益便利,尤其是高铁路网的不断编织,越来越多父母更乐于“北上”或“南下”“东进”,去儿女新家团圆。

交通便利缩短了数以亿计的农民工的回家路。360浏览器发布的《2019年春运大数据预测报告》显示,今年过半数用户可实现12小时内返乡,仅有约11%用户返乡需花费24小时以上。

  中国在线旅游机构携程等数据统计显示,今年“反向春运”现象凸显,上海、北京、广州、深圳等成为热门目的地,除夕前一周飞往这些城市的机票预订量同比增长超过40%。

在这股巨大的返乡潮中,一线城市是“返程大军”出发的热门地,其中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更是“热上加热”。飞猪数据显示,在春节前“压力指数”较大的火车站中,北上广深四城的各火车站占满TOP10。

  中国铁路总公司副总经理李文新日前对媒体表示,铁路春运传统高峰的反方向客流每年增长9%左右,铁路部门希望并乐见“反向春运”成为新趋势,并对部分非传统热门方向列车票价打折优惠,帮助更多人团聚。

民航出行数据研究中心发布的《2019年民航散客春运出行预测报告》显示,从目前的订票情况看,春运期间,以家乡所在地为目的地的乘机人数占总出行人数的48%。

  为了儿子工作方便,湖南湘潭县排头乡黄荆坪村的刘玉春夫妇今年也早早赶到上海陪儿子、儿媳过年,“只要家人在一起,到哪里过年都一样,我们还可以感受国际化大都市的过年气氛。”

中国乡土民俗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宋艾君说,人们常说“一年不赶,赶三十晚”“有钱没钱,回家过年”,目前返乡过年仍是国人过年的主流选择,其背后是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一种眷恋。

  对于广州春节,张清梅也充满期待:“早听说广州花市繁花似锦,早茶种类丰富,要让儿子带我去走走看看,好好品尝。”

“反向春运”现象凸显:

  中新社记者 鲁毅

前往北上广深机票增长超40%

当许多在城市打拼的人们踏上返乡旅程,也有人选择将“乡愁”“思念”接到身边,家中老人来到子女工作地过年。“回家过年”的传统正在悄然转变。

1月21日上午10点,在山东省德州市火车站检票口旁,71岁的胡振刚手里紧紧握着车票,虽然距离发车还有一小时,但他和老伴一起紧盯着检票口上方的信息屏幕,站在身旁的孙女更是满脸喜悦。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离家过年,但是想到能和儿子团聚,还是非常高兴。“之前儿子上班还有假日,今年他开了公司,工作更忙,所以我们才反过头找他过年。”胡振刚说。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