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用电需求大 租房之前需看清电费计价

Posted by

位于海珠区新港东路的世联红璞公寓。

在广州市高压严打违法建设的态势下,世联行旗下的长租公寓品牌世联红璞成为被狙击的一员。9月12日,世联红璞位于广州市白云区的嘉禾望岗门店收到白云永平街河长办的一纸拆除告知书,该公寓楼因在河涌范围内违法建设,200多名租户被要求于9月15日前搬迁完毕,且公寓楼必须于9月20日之前开始进行拆除工作。据《投资者报》记者了解,目前公寓楼已顺利开始拆除施工工作。但世联红璞称因不可抗力因素自动终止与乙方的租赁合同,200多租户面临着紧急搬迁的问题,且世联红璞在得知将被拆除的信息后,并未第一时间告知租客。对此,《投资者报》记者采访了部分租客和相关方面了解到,虽大部分问题已得到解决,但仍存在小部分租客未收到退款等其他问题。违建被拆根据白云永平街河长办贴出的《关于限期拆除世联红璞的告知书》显示,世联红璞公寓楼属于永泰涌管理范围内的违法建设。9月25日记者前往拆除现场,现场施工已进行到人工拆除阶段,施工人员对公寓楼内的门框窗户、隔墙、玻璃、电梯间等进行人工拆除。世联红璞驻拆除施工现场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因为既位于马路中间,又在河边。目前公寓楼不得不全部拆除,政府规定距离河涌6米内的建筑都需要拆除。
该人员表示。记者看到,世联红璞这四栋红色的公寓楼显眼地立于白云区永平街道集贤北街道的尽头,公寓楼后面是一条不知名的黑河涌,两者之间的距离不到1米,十分紧凑。而这条街道上其他建筑物均处于远离河道至少四五米的距离。但世联红璞方面却对政府违规建设的说法给予否认,明确表示,世联红璞是通过公开合法途径获得嘉禾望岗项目的经营权,并对项目进行了软装配置,依法在白云区永平街政务中心进行了租赁登记备案。世联红璞并未改变物业主体结构,不存在任何违建或其他不合规行为。世联红璞与白云区政府各执一词的说法是否有相关事实依据的支撑?对此,世联行副总经理袁鸿昌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嘉禾望岗项目为村集体物业,2017年8月,世联红璞入驻并投入软装配置。当时该项目的法律文件齐全,从既往文件上看,并不存在违规建设的问题,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因为随着广州的城市发展,在旧城更新的过程中,部分功能区的功能发生了变化所致。同时袁鸿昌也表示,由于世联红璞仅对该项目进行软装改造,此次被迫拆除公寓楼并不会对投资者造成太大损失。据悉,世联红璞嘉禾望岗店所处的集贤北工业园属永平街道某村村民所有,该工业园内的企业此前因环保问题逐渐迁出,因此出现大量空置建筑物。根据周边居民的介绍,世联红璞公寓从正式投入运营至今不过半年左右。记者于现场看到许多仍未拆除包装的家具被搬离公寓,部分房间甚至没来得及被出租。据悉,白云区是广州市今年的拆违大户,根据白云区政府数据显示,截至9月19日,白云区共实现清拆整治违建逾3600宗,其中拆除河涌两岸违建逾700宗。而仅是8月26日到9月19日的25天内,全区就清拆整治违法建设417宗。其中,拆除河涌两岸违法建设261宗、面积18.3万平方米。措手不及的租户同时,嘉禾望岗门店200多租户搬迁问题是否能得到妥善解决也同样值得关心。9月14日,世联红璞终于就租客3日内搬迁事宜给出了解决方案,租客可选择换租世联红璞其他项目,也可选择退租。对于换租的租客,世联红璞在部分房源上给予租客额外租房优惠,而选择退租的租客,将被退还所有的押金以及未发生的租金。虽然世联红璞提供了两种解决方式,但选择换租的租客并不多。某租客向记者表示,换租的地点大部分跟租客实际需求有冲突,并且很可能还增加了租客的租赁成本。就算有优惠,也是按(换租)那个地方给的折扣,租金还是变高了。该租客表示。在世联红璞提出解决方案之后的一周,相关工作是否已落实到实处?记者了解到,大部分租客已于9月21日、22日收到世联红璞退还的押金和剩余租金,但仍有小部分租客成为了例外。直到9月28日,租客A仍未收到退款,就此,世联红璞管家向租客A给出的解释是,公司财务月底清账无法付款。并声明部分租客需等到10月份才能收到退款。未收到退款的租客A表示,世联红璞此举表现得毫无诚意。事实上,世联红璞给出的解决方案并不能有效平息被迫搬迁租客们的愤懑情绪。在租客们看来,对于政府的强制拆除要求世联红璞并没有及时告知租户,紧急搬迁的情况下,租户蒙受了不必要的损失。根据嘉禾望岗门店租客的透露,实际上世联红璞方面早在9月8日就接到政府的拆除通知,但并未就此向租客透露半点信息,直到9月12日,租客才发现贴在公寓大门上的违建拆迁通知,世联红璞才将情况告知租户,并要求所有租户立即于9月15日前搬迁完毕。因为被要求3天内搬离公寓,部分租客不得已在工作日请假找房和搬家,而紧急搬迁的过程中,也出现财产损失的情况。对此,部分租客认为,世联红璞应对此负责,并赔偿所有租客的搬家费和误工费。根据租客提议的赔偿方案,世联红璞应向所有租客免收9月份租金和水电费。就此问题,袁鸿昌也向记者解释称,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通知租户,是因为公司一直在与政府方面进行沟通,希望能有所争取。另外,公司也考虑到租客搬迁时间的问题,遂与政府协商之后将搬迁截止日期延迟至9月25日,为租客争取更多时间。对此,格林律师事务所胡义律师认为,在这种开发商无有效证据保证建筑物合规性的情况下,其实甲方并没有充分理由自动终止合同,是需要负合同违约责任的,而赔偿金额需按照合同违约条款规定进行赔偿,但若合同没有明文规定,其实乙方可获得的赔偿有限。

  又是一年毕业季,初入社会的大学生租房时可得多注意。近日,有广州的毕业生租住一家世联红璞公寓,一个月水电费就掏了800元。不堪忍受过高的公寓电价,目前他已搬离,另觅新居。对此,公寓管理方表示,该公寓是按照1.6元/度商业用电收费,产生电费高低看个人情况。在此,南都记者提醒各位求租新人:漫长夏季需电量大,居民用电和商业用电算下来差很多,租房时心里最好有个概念,量“财”而行。

  电费太贵,下班洗完澡就关灯

  世联红璞是一家专注于年轻群体的租房平台,其位于海珠区新港东路的公寓店面刚刚运营几个月。今年毕业的学生小王早在5月份就开始找房子住。因为在琶洲找工作,他在网上求租时发现了位于附近的世联红璞公寓。联系好之后,小王就去看了房,公寓环境和租房价格都还好。

  他和其他两人选择合租,每月房租共计3500元。5月初入住,6月5日统一扣房租、水电费的时候,他发现上个月水电费要交800元,其中大头为电费。为什么这么高?小王感到不可思议,因为这一个月内,他也不常住在这,算下来陆陆续续只住了半个月。而且白天不在公寓,只是晚上用电,洗个澡、洗个衣服、开空调。一问才知,这里的用电收费标准为每度1.6元。“它的合同里也没有写一度电多少钱,一吨水多少钱”,小王如是说。

  和小王一样,在他们的微信群里,不少人同样反映电费太高了。小李告诉南都记者,她今年4月中旬搬到公寓,4月份她只住了3天,电费花费47元。后来为了省电,她晚上七八点下班回去洗个澡就睡觉,“冰箱从不用,没用过电磁炉。灯也很少开,而且洗澡时还把外面房间灯关掉”。

  宁可缴违约金,陆续有租客搬走

  6月底,小王搬走了,住到天河某小区,因为是民用电,用电相对便宜不少。因为在红璞公寓合同签的是一年,合约未满要交相当于1个月房租的违约金。同样已经搬走的还有小李。她交了1800元的违约金。据记者了解,陆续搬走的几名租客普遍只租了一两个月。虽然最终要交违约金,但他们觉得长住下去更亏,于是早点撤走。有租客表示,平时我们所用的民用电每度0.6元左右,空调开的时间长也没有太大感受;但像公寓这种商业用电,每度1.6元,空调每小时按1度算,开十几个小时,加上洗衣机、热水器、照明,一天差不多20元电费。考虑到周末白天不上班,租客在房间呆的时间会更长。那么,一个月算下来,电费大几百、小一千是很有可能的。

  回应

  公寓管理方:电费过高的只是个别情况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