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套路贷”再升级:不法分子利用封建迷信活动实施精神控制

Posted by

  “我已经醒了,以后只想健健康康,好好工作,过正常人的生活。”阿芳回忆起几个月前的经历,恍如做了一场噩梦。

一张 ” 男友 ” 亲笔签下的欠条

  2017年初,刚经历婚姻和事业双重打击的阿芳,无意间认识了阿玲。在阿玲的步步诱骗下,阿芳坠入了精神控制的深渊:为求“转运”,不断出高价购买“转运物”,陷入“套路贷”无奈变卖房产,最终被软暴力恐吓,损失440多万元。

一段没有正式告别就已结束的恋情 …

  今年2月,阿芳的母亲文姨意识到事态已经失控,带着女儿到广州市公安局荔湾区分局金花派出所报案。一条条微信对话记录、一笔笔转账资金流水……案件轮廓逐渐浮出水面。

过去一年对 27 岁的常德女教师张丽莎来说

  诱饵

显得特别煎熬 …

  花数千元甚至上万元购买手环手镯“转运”

自 2017 年 11 月频繁接到借贷公司的催款电话起

  2017年9月起,文姨发现女儿变得有点怪。不仅手腕上戴满了珠串一类的手环手链,颈后还有了文身。

她平静的生活就被打破

  “我问她那是什么,她只是不耐烦地说‘你别管,这能带来好运’。”文姨说,几年前女儿遭遇情感上的打击离婚了,2016年底又辞职,因而在生活上总是尽量迁就她,不会干涉太多。

男友 ” 跑 ” 了,爱情没了

  谁知道,这是噩梦的开端。

剩下的只有一笔 ” 从天而降 ” 的百万债务

  2008年,阿芳在康王路认识了当时经营一家服装档口的阿玲。9年后,阿玲重新联系上阿芳并添加了她的微信。

是谁借的钱?

  “感谢生命中的贵人!以前经营四家服饰店都倒闭,自从相信她,人生就改变了……”“身边的一个真朋友,戴上手镯后立刻就有男同事对她表示好感,两人终成眷属!”每天,阿玲都会在朋友圈发布此类信息,推销自己经营店铺里的“转运物”。

图片 1

  最初,阿芳并没有在意,只是默默关注阿玲发的信息。大约3个月后,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下,阿芳在阿玲的朋友圈下点赞。

近日,张丽莎带着一张欠条和一叠资料找到记者,她希望借助媒体的力量来找到 ”
消失 ” 的 ” 男友
“,一方面为她澄清这笔欠债,另一方面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为保护隐私,文中当事人皆为化名)

  很快,阿玲就和阿芳私聊起来。每天,她和阿芳讲述自己过往的经历,讲述身边朋友和客户购买“转运物”后获得的好运,还让阿芳讲述自己的经历。

张丽莎到底经历了什么?

  “时隔9年我们还能见面,就是缘分!你相信我,我能让你转运。”阿玲信誓旦旦地对阿芳说。

多次报警的她为何依旧进退两难?

  随后,阿芳成为了阿玲店内常客,时常上香并吐露真心话。从一开始几百元的“香火钱”到花数千元甚至上万元购买手环、手镯等,阿芳的投入越来越大。

” 趁我睡着,他偷拿我的手机贷款 “

  “你要多点供奉,才能灵验!”“你不能怀疑我,否则就会不灵验。”阿玲一边给阿芳洗脑,一边向她推销各式各样的所谓“转运物”。

2017 年 11 月,一条催款信息打破了张丽莎平静的生活——信息写道:”
本月最低还款 3000 元。”

  阿芳没有工作,用完已有积蓄后,很快断了收入来源。阿玲知道她的情况后,仿佛并不在意,只告诉她“没事,你先欠着,你买的东西我们帮你保管。”

张丽莎是常德人,在长沙一所小学当教师,平日花钱不多,工资也足够生活,可什么时候多了一笔网络贷款呢?

  阿芳没有多想,很快签下了一张张所谓的“欠款合同”“收货合同”。

张丽莎立马想到了男友刘迅。

  入局

2017
年初,张丽莎在长沙市天心区买了一套房,几乎花光了多年的积蓄,就在她打算开始兼职,好存房子装修的款项时,”
一直在朋友圈中默默关注着她 ” 的刘迅主动在微信上找她聊天。

  买“转运物”欠巨款不惜借高利贷来还债

” 他比我大两岁,是岳阳汨罗人。”
聊天中,张丽莎了解到,刘迅有自己的家装团队,” 类似小包工头 “,自称 ”
有车有房 “,” 他每天都给我发信息,请我吃饭,后来就说要追我。”

  2017年11月,文姨接到女儿的求助,“妈妈借我一些钱,要不我会死得很惨。”

在刘迅的强烈邀请下,张丽莎答应出来见一面,可没想到,第一次见面两人就发生了关系。

  “我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劲。”文姨告诉记者,在反复逼问下,女儿道出了实情,她欠了阿玲的钱,如果不尽快还,就会遭受厄运。

” 我不看重你的钱财,我自己有。”
张丽莎回忆,当时刘迅向她坦诚了经济状况,希望她放松戒备,好好恋爱。

  原来,在签下合同后没多久,阿玲就发信息给阿芳,告诉她“拖欠欠款”的后果,“不是危言耸听,朋友身上发生的真事,拖欠会有厄运。”

家里催婚、大龄孤独,突然出现了一个男朋友,让张丽莎瞬间感觉到幸福,之后很快投入到这段感情里。

  于是,阿玲将账单发给了阿芳,其中数额最大的一笔高达10多万。“你的‘欠条数’已经不少了,要想办法兑现哦,拖太久对你的运势不好。”2017年8月,阿玲频频给阿芳发信息,向她施压。

确定关系的第三天,刘迅以资金周转为由向张丽莎借 30000 元。

  阿芳没有收入,只得苦苦哀求,阿玲便向她指出了一条“明路”——贷款。

由于存款大部分都买了房,张丽莎的支付宝里只剩下 10000
元,便全部转给了刘迅。张丽莎说,” 他并不满足,又让我在微信红包里转给他
6000 元。后来趁我午睡,他拿着我的手机通过支付宝转出 22000 元。”

  很快,阿芳向银行贷款20万元,兑现了阿玲的“欠条”,她也从阿玲店内取走了此前订购的“转运物”。

这笔钱哪儿来的?张丽莎说,后来她查账才知道,这是刘迅用她的支付宝开通 ”
蚂蚁借呗 ” 后贷款而来。

  阿玲觉得,事情的发展越来越在自己的掌控中。于是,一次又一次,她用相同的手法诱骗阿芳兑现此前签下的“欠条”。

图片 2

  2017年11月,“欠款”达到25万时,阿芳无奈向母亲求助,文姨只得将手头上有的21.5万借给女儿。

张丽莎收到的律师函。

  “因为得到了庇佑,你才能如此顺利地买到‘转运物’。你放心,只要心诚,一定能够事事顺利。”阿玲如是告诉阿芳。

” 从天而降 ” 的催款信息

  阿芳越来越信任阿玲。终于,2017年12月,她在阿玲的介绍下向某高利贷公司借了第一笔高利贷:到手25.5万,日息900元,用来偿还35万元“欠款”。

每次在一起,刘迅都喜欢 ” 借 ”
张丽莎的手机玩——最初,张丽莎并不知道原因,直到 2017 年 11
月,张丽莎突然收到一条催款信息,谜底才慢慢揭晓。

  但高利贷的“雪球”越滚越大,压得阿芳喘不过气。她再次向母亲求助借得21.5万,用于偿还高利贷利息并兑现阿玲的“欠款”。

” 我没借钱,但借贷公司却催我还一笔 3000 元的分期贷款。”
张丽莎告诉记者,她立马想到男友总是会使用她手机的习惯。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