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光明日报|贴近生活 尊重个体 创新理念

Posted by

图片 1

  12月13日,对刘文婷来说,是职业生涯中的一个重要日子。这一天,《培智学校义务教育课程标准(2016年版)》正式颁布。作为河南省洛阳市老城区培智学校校长,从教几十年,虽然对此标准早有心理准备,但当它真的发布时,心中的兴奋和欣喜之情还是油然而生。“围绕智力障碍儿童教育问题,学界一直有两种观点,一种是统一教学大纲,一种是按个体需求不同灵活教学。但是,我们一线教师非常希望有标准化的顶层设计,今天,我们的愿望实现了。”

9月10日,是一年一度的教师节。有向你的老师送上节日祝福吗?

  与《培智学校义务教育课程标准(2016年版)》一同发布的还有《盲校义务教育课程标准(2016年版)》和《聋校义务教育课程标准(2016年版)》,三个标准构成一个完整的体系。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是我国第一次专门为残疾学生制定一整套系统的学习标准,是对我国多年来特殊教育发展和教育教学改革经验的集中总结。”

人们常说,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教师的德行、智慧、情怀、魅力等,无不对学生产生着深刻的影响。但你真的了解教师吗?有关注他们的所思所想吗?

图片 2

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南方日报邀请来自深圳教育一线的6位教师,让他们讲述日常教学点滴,以及对于教师、教育的观察、思考。希望通过这些真实的故事,引发人们对于好老师、好教育的深刻思考,也向每一位辛勤付出、默默奉献的老师送去节日祝福。

日前,江西省吉水县特殊教育学校培智班,周英老师正在教学生们运用“手指法”结合“竖式法”进行100以内的减法运算。廖敏

张怡

特殊教育的目标在“实”

深圳元平特殊教育学校智力障碍教育教学部生活数学老师,目前担任二年级的辅管班主任,兼任学校生活数学教材编写组副组长。

  特殊教育要教会学生什么?读书写字还是生活技能?

从教以来,获全国第三届特殊教育学校信息技术综合能力大赛总分第一名等多个奖项。2019年,获得深圳市直属学校“年度教师”提名奖。

  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详细介绍了特殊教育学校课程标准的框架:“这次发布的三类特教学校课程标准,共涉及42门学科,其中盲校18门、聋校14门、培智学校10门,包括了课程性质、基本理念、课程目标、教学内容和实施建议等。大致可分为以下几个部分。一是课程目标,提出了各类残疾学生经过学习,在该门课程上所要达到的最基本的水平和程度。二是课程内容,主要明确了课程需要学习的概念、原理、事实、技能等具体内容,一般按1-3年级、4-6年级、7-9年级分段,例如,培智学校的生活语文课程标准,要求能‘初步学会倾听、表达与交流,能听懂日常用语,能认读和书写一定数量的常用汉字’。三是实施建议,主要是对教学、评价、教材编写、课程资源开发利用等环节,提出了具体可操作的建议,要求教师在充分掌握学生差异的基础上开展教学,重视为残疾学生提供适宜的教具、辅具和学习资料,利用现代教育技术支持残疾学生有效学习。”

2004年,还是陕西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专业大四学生的张怡,在一次社会实践活动中,跟随老师和同学们走进了西安福利院。在这里,她见到了一群特殊的孩子。“他们的眼睛特别纯真、干净,我很想帮助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专业知识给他们启迪。”毕业后,张怡来到了深圳的一所特殊教育学校工作。怀着对特殊教育的热忱,一干就是15年。

  对于很多孩子来说,九年制义务教育之后是高中、大学甚至出国深造,但是对于大部分特殊教育学校的孩子来说,从义务教育学校毕业后可能就面临进入社会的问题。“至少在中西部省区来说,大多如此,我们需要更贴近生活的教材,让孩子们掌握更多生活技能。”刘文婷说。

初见▶▶新手老师第一堂课遇多重挑战

  而这次课程标准的编写,也正是遵循了这一原则。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肖非表示:“课程标准超越传统的单一学科的界限,将人类社会的综合性课题、跨学科知识和学生感兴趣的问题,以单元的形式统一整理起来,有机地将学科性知识和体验性知识、单一学科知识和跨学科知识、理论与实践、课内与课外、校内与校外结合起来,使学生获得完整的解决问题所需要的知识和技能。”

张怡的第一堂课是一年级生活数学课,教学目标是教会学生认识数字“1”。她带着准备好的数字卡片和小棒,信心满满地走进教室。没想到一节课过去了,没有一个孩子能学会认数字“1”。“孩子们和我没有任何眼神交流,提的问题就像石头被抛进了泥潭,没有回音。”这样的课堂让张怡感受到了挫败感。

特殊教育的重点在“特”

认数字、比较大小、从1数到10……这些正常孩子通过训练能完成的教学任务,对这群特殊的孩子来说其实并不容易。张怡介绍,中度智力障碍的孩子,幼儿期即显现出严重的智力和适应行为障碍,难于掌握学习最基本的读、写、算技能,感知觉、记忆、思维、注意力等心理过程存在缺陷。

  三类少年儿童身心发展不同,三套教材也各有侧重。但是,这三套教材却有一个共同点,江苏省教育学会特殊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程益基将其归纳为“个别化”,就是重在个体化、差异化教育,尊重每个特别的孩子。“课程标准的研制明确提出了‘积极推进个别化教学’的课程理念,要求各科课程要给学校和教师自主选择和使用留有空间。”程益基说。

“20以内加减法运算,在普通小学是一年级的教学内容,但对我们中高年级的智力障碍学生来说,能正确地掌握已经很厉害了。由于智力障碍学生以具体形象思维为主,逻辑思维能力弱,对生活数学的学习普遍感到吃力。”张怡举例称,比如按数取物——从篮子里拿3个糖果来代表数字‘3’,边拿边数,对有些学生来说还是很困难,“这个星期学过的生活数学知识,学生容易遗忘,这些知识在下个星期又变成了新的学习内容”。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方俊明认为,新颁布的盲、聋和培智三类特教学校课程标准的共同点是,“重点解决了三个问题:一是课程目标和内容的确定充分考虑残疾学生的缺陷补偿和潜能开发,有利于特殊儿童的生活自立、融入社会及其终身发展。二是教学活动建议高度关注学生社会适应性等方面的问题,提出相应的变通、简化、补救、替代等调整策略。三是学业评价采取适宜、多元的评价方式,给差异化教学留有空间”。

低年级的课堂上往往“状况”不断,孩子们可能会在课上喊叫、跑动,甚至突然坐在地上大哭,讲课时常被迫中断。张怡在维持课堂秩序的同时,还需要安抚孩子们多变的情绪。

  肖非告诉记者,智力障碍儿童个体差异巨大,特殊教育需要也各不相同。“在为他们选择教学内容的时候必须秉持个别化原则。新课标尽可能做到了弹性和可选择。”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