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切洛蒂怼贝尔事出有因,“大圣”变坏了还是经纪人在作祟?

Posted by

图片 1

旺财体育讯:“我跟弗洛伦蒂诺矛盾爆发的原因是对瓦伦西亚的比赛我换下了贝尔,贝尔应该把球传给本泽马,本泽马可以把球打进,但贝尔没有这样做,他选择了自己射门。”近日,在接受意大利媒体访谈时,近况并不如意的安切洛蒂,却回忆起了4年多前的往事,“或许对于射手来说,太自私反而会限制自己。有一点点自私可以,但不能太过分。”诚然,时隔多年依旧对往事耿耿于怀,并非安帅小气,而访谈的背景也是意大利记者询问近期那不勒斯进攻状况,身为那不勒斯主帅的安切洛蒂看似只是无心类比,然而,即将花甲之年的安帅,对“大圣”却有着超乎他人的怨念,而这也并不是安切洛蒂首次吐槽前手下,早在2015年9月,从皇马下野四个月的安切洛蒂就曾“指桑骂槐”:“MNS一个赛季可以进140球,而皇马最贵的那个人却不是球队的惟一。”次年5月,刚出版自传《安静的领导力:赢得人心、思想和比赛》的意大利人,书中最大的卖点就是他和贝尔恶劣的私交,在安切洛蒂书中,称威尔士国脚曾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授意经纪人直接找主席弗洛伦蒂诺谈话。作为“银河战舰二期”最重要的引援之一,至今仍保持着皇马队史身价纪录的威尔士边锋,非但是“老佛爷”钦点的真命天子,更是6年来历任皇马主帅必须“特殊对待”的那一个。而围绕皇马11号的出场时间和场上位置,不但安切洛蒂颇多不满,身为安帅嫡传弟子的齐达内,也给出了和师傅相似的处理方式。而本赛季的贝尔,似乎又进一步“黑化”的趋势:对阵莱万特,罚进点球后,竟然打开了第一个上来庆祝的队友巴斯克斯的手,不少队友眼见威尔士人一副“黑面神”表情,也纷纷知趣而退……而今,两位当事人早已从伯纳乌抽身,惟独迟迟扶而不正的“真核”,其业绩、操守和人品依旧为各界质疑。但在加盟西甲之前,贝尔和历任主帅的关系,却并不像面对安切洛蒂师徒时那样糟糕,究竟哪一位主帅口中的贝尔,才是真实的“大圣”?虽然在执教米兰期间,安切洛蒂曾对贝卢斯科尼“四个10号都得上”“必须打双前锋”的“最高指示”予以执行,但这一次,意大利人却感觉自己的战术权威遭到挑战,并罕见地对乾纲独断的老佛爷说“不”:“主席问我打算怎么做,我说什么也不做,因为我不可能在赛季这个阶段改变他在场上的位置,这样一来的话,我需要对整支球队的战术系统作出修改,让更多球员变换位置。我还和主席说球员没有直接找我让我很吃惊,因为我觉得球员不高兴就该找主帅谈,而不是越级去找主席。”考虑到两线作战的现实压力,以及贝尔此前在2013-14赛季问鼎欧冠征程的关键作用,安切洛蒂并没有将这次冒犯公开化,而是选择了相对柔和的方式:“我和主席说明天我会和贝尔谈谈,训练后我的确这么做了。我和他说:‘我知道你的经纪人找过主席了,为什么你不亲自来和我提你的要求’?然后他说:‘好,OK,没问题’。我和他解释自己是怎么对主席说的,告诉他为什么我没办法在这种时候让他挪到中路,因为这牵动到整个球队的体系。我对他很坦白,我告诉他等到夏天季前赛时我们可以试试让你踢别的位置,看看效果如何,但现在不行。”那时的安切洛蒂,显然没有想到圣诞节前被甩下不少的巴萨,会在后程咸鱼翻身,而欧冠卫冕失败,似乎更触动了“老佛爷”最敏感的神经。即便贝尔的做法略显武断,意大利老帅依旧对威尔士人不出恶语:“贝尔有着世界级球星的能力,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帮助他理解自己的核心能力所在,这样他才能展现出自己所有的潜力。顺道一提,我比他的经纪人或者皇马主席更有资格在成长方面帮助到他。”遗憾的是,“帮助”的愿景,最终以当年夏天一无所获的皇马解雇安切洛蒂提前破灭。更令安帅难堪的是,在这场“府院之争”中,弗洛伦蒂诺最终仍站在了嫡系一边:宣布解约决定后,面对董事会成员的质疑,弗洛伦蒂诺公开表态,安切洛蒂对于贝尔不够信任,作为皇马在近几年所完成的最具轰动性的引援,贝尔理应在俱乐部中得到足够的重视,主教练也必须给予贝尔足够的信任。“在1-2输给瓦伦西亚的比赛中,安切洛蒂用赫塞换下了贝尔,我很不满意,这场失利打断了我们连续获胜的状态,主教练必须对此负责。”尽管如今看来,这一说法略有些夸大其词,甚至更像是推卸责任,但这足以令下野的安切洛蒂看清雇主的嘴脸,而导演这一切的贝尔及其经纪团队,显然不会得到意大利人的原谅。贝尔究竟是不是主席心目中的前腰最佳人选?接替安切洛蒂的贝尼特斯,给出了“现身说法”:从2015年夏季热身赛起,此前战术中缺少经典前腰角色的皇马,一反常态地为威尔士人增设了这一位置,并给予其充分的球权和射门机会,执掌利物浦期间始终和球员刻意保持着距离感、始终根据战术设计填充球员的贝尼特斯,如此突兀的“反常”,显然是接受了主席的跨行指挥。遗憾的是,贝尔固然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战术核心角色,并以19球达到了西甲赛场的单季最高产出,皇马战绩却是一泻千里。入主伯纳乌仅仅215天,西甲排名第三、国王杯又因违规使用切里舍夫被判出局的“贝大师”,便接到了解聘通知,接替其帅位的,则是同样和贝尔难称和睦的齐达内。尽管只是教练界菜鸟,但齐达内显然不想对两位前任萧规曹随,而在贝尔问题上,齐祖有着更加清醒的认识:在C罗状态和效率没有明显滑落之前,难以保持长期健康、爆发力已不复在英超出道之时、更擅长在僵局时扮演开罐器的贝尔,和皇马7号同时首发并不是理想选择,在C罗轮休时独立带队,或在强强对话中扮演超级替补,远比虚无缥缈的前腰来得实际。何况刨除人手短缺的上赛季,多数时候齐达内手下并不缺前锋,贝尔虽然重要,但绝不是惟一。然而,身为“王储”的贝尔,上位欲望愈发强烈,与齐达内的矛盾自然也不可避免:2017年4月的国家德比,两人便开始了旷日持久的冷战,彼时贝尔已经连续缺阵了两场比赛。齐祖在选择信任伤愈复出的“大圣”,让他担任首发出战,但仅仅出战35分钟,皇马11号就因为比目鱼肌的伤势下场。皇马最终也被梅西补时阶段的绝杀击败。正是由于贝尔的下场,导致齐祖的战术安排被打乱,最终输给巴萨让法国人非常不爽:“贝尔告诉我他已经康复了。”而实际上当时队医并不允许贝尔出战。这也成为了两人矛盾的开端。而那个赛季的欧冠决赛,在贝尔的家乡加的夫开战,但齐达内的首发阵容中,并没有一心想在家乡父老面前表现的贝尔的名字。而由于联赛长期打替补,状态起起伏伏,贝尔统军的威尔士也折戟世预赛,无缘俄罗斯之行。从贝尔在国家德比受伤开始,皇马此后的32场比赛里贝尔仅仅踢了11场,出勤率只有34%。齐达内在此期间也逐渐放弃了BBC组合,重新踢起了442,伊斯科成为C罗和本泽马的新搭档,而贝尔的出场序列甚至某些时候还在阿森西奥之后,落差可想而知。但这一次,贝尔没有像此前和安帅共事时,寻求弗洛伦蒂诺的支援。一则齐达内带队成绩比安帅更佳,不使用贝尔的战术被证明更加高效,高层想要挑毛病也不好下口;二则,作为上一届“银河战舰”的头牌,齐达内不但有球迷一边倒的支持,同样和弗洛伦蒂诺有着更久远、更深厚的私交,“孰轻孰重”问题上,“自家人”齐达内,显然并非“外来户”安切洛蒂可比。尽管两人并未公开决裂,打替补的贝尔也能不时奉献精彩表现,但矛盾却在此后的诸多比赛中暴露无遗:在同巴黎的欧冠淘汰赛中,百无聊赖的贝尔在板凳席上打起了哈欠。齐达内要求他去热身的时候,他也磨磨蹭蹭,赛后又没有和全队一起感谢球迷。西甲面对莱加内斯,上半场没结束,不想坐在板凳上的贝尔直接进了更衣室。在都灵的比赛中,C罗的惊天倒钩博得了全场掌声,但贝尔在板凳上无动于衷。主场对阵尤文图斯0-3落后,仅上半时便6次丢失球权的“大圣”,被巴斯克斯换下,后者实力打脸了齐达内的首发安排。上赛季的欧冠决赛,贝尔又是替补,但替补登场的他梅开二度,那个载入史册的凌空侧勾破网,甚至比上司2002年的天外飞仙更加精彩。然而,身为决赛功臣的贝尔,却对主帅的安排毫不领情:“无法在那场决赛首发令我很失望,我之前踢得很好,因为前年的12月有些小伤,但是回归之后我在4场比赛打进了5个进球,我认为自己应该在基辅的首发11人里面。我需要每周都出场比赛,不过事实并非如此,我必须同我的经纪人坐下来看看我该做些什么,我非常失望无法首发,我认为自己配得上出场。”在齐达内和C罗没有相继公布离队决定之前,外界几乎一边倒地认为贝尔将是出局的那一个,早在欧冠决赛之前,齐达内就提出1亿欧元出售贝尔、引进阿扎尔、凯恩等人,实现球队新老交替,并得到了弗洛伦蒂诺的一度认可。但最终,“老佛爷”认为内马尔+贝尔,才是皇马未来最理想的锋线配置。最终齐达内选择辞职,而始终横亘在贝尔身前的C罗也转投意甲,原本已是边缘人的贝尔,却得到了自己苦盼五年之久的头牌身份。面对离去的齐祖,贝尔轻松了许多:“他赛后没有跟我谈过,从那之后我也没有跟他说过话,我们的关系以前还不错,我不会说我们是最好的伙伴,那只是正常的职业关系。”在对“老佛爷”言听计从的洛佩特吉手下,赛季伊始贝尔三场比赛场场进球,着实不负主席一再做嫁衣苦苦栽培,然而伴随着伤病再度来袭,打打停停的贝尔除去世俱杯半决赛的帽子戏法外,亮点乏善可陈,反倒是菜鸟维尼休斯在贝尔最擅长的左翼踢得风生水起。进入2019年,没有踢满一场比赛的贝尔,似乎又回到了与齐达内共事时的原点。两人的业务争论孰是孰非,至少在本赛季仍无改观。效力西班牙的六年,贝尔从各界瞩目的C罗接班人,逐渐成为高薪低效的代名词,甚至更被妖魔化成球队毒瘤,与两任名帅的糟糕关系,更为批评者提供了口实。但回溯到贝尔出道、扬名的英超岁月,以及长达13年的国家队生涯,贝尔和主帅的关系并非一向糟糕,甚至更多时候以乖孩子形象示人。早在2005年夏天贝尔从维特切奇高中毕业,并以体育课程A的成绩进入南安普顿梯队时,他的高中体育老师就曾为弟子的人品打过包票:“加雷斯拥有对胜利的绝对信心,有决心也有能力实现他的个人梦想。在我这些年带过的具有运动员潜质的学生中,他是最无私的孩子之一。”2006年4月17日,完成职业生涯首秀的贝尔成为南安普顿历史上第二年轻的一线队球员,主帅乔治·伯利对这个还不满17岁的年轻人欣赏有加:“我对年轻的加雷斯的首秀感到格外满意。他意志坚定,沉着冷静。他是世界足坛的希望,这点毋庸置疑。”然而,无论是启蒙教练的“无私”,还是首位上司的“希望”,此时的贝尔,只不过是无数栖身二队的寻常新秀,对待上司惟有全力搏命,才能拼出一片天。而转投热刺后,贝尔和历任主帅的互相信任,更是他从新星迅速成长为巨星的先决条件:譬如从2007-08赛季首轮负于曼联开始,跨赛季多达24场各项赛事,但凡贝尔出场,热刺必定和胜利无缘,当年挖角贝尔未果的弗格森甚至半开玩笑:“热刺想要赢球,起码得先不让贝尔上场”。但无论是马丁-约尔、胡安德-拉莫斯还是老雷德克纳普,都没有放弃过这个活力四射的年轻人,尤其是在和老雷德克纳普共事期间,贝尔展现出相当不错的情商:无论是共事早期被当做左后卫,必须和阿苏-埃克托竞争,还是此后曾一度远离主力阵容可能遭遇清洗,威尔士青年都表现的足够克制和理智,并最终征服老雷,为此后热刺重返欧冠谱写了序曲。时隔多年,已经淡出顶级联赛的老雷依旧对爱徒赞赏有加:“如果贝尔离开皇马?那我希望他重新回到热刺,无论在哪个方面他都相当完美。”而在国家队,贝尔和历任主帅的关系,显然要比相处时间更长的俱乐部主帅们来得轻松自如:作为将贝尔带进国家队的领路人,曾执掌皇马教鞭的托沙克,至今都对自己当年征召贝尔的决定自豪不已,尔后贝尔在皇马水土不服,且表现出对西班牙氛围的抗拒时,托沙克也是时常给贝尔解围的那一个:“贝尔没能力用西班牙语接受采访。这和他比赛进球无关,不过这是英国人的通病。”而对于贝尔和齐达内的争执,老帅也立场鲜明:“齐达内容不下贝尔这样的前锋。他恨不得让一名球员连续踢10场比赛,如果球员做不到,他就痛恨和嫌弃这个球员。贝尔在其他球队照样是世界球星,对此我从不怀疑。”当然,在祖国和前东家之间,托沙克的鲜明立场倒不令人意外,但侧面可见贝尔和老帅的私交也相当不错。而托沙克的继任者斯皮德和科尔曼,和贝尔的交情,也绝不仅限于业务领域。前者自杀身亡后,贝尔第一时间问候了斯皮德的家人,2016年欧洲杯上更是在小组赛获得首胜后,直言用胜利告慰前主帅在天之灵。而对于继任者科尔曼,贝尔同样表现出队长应有的责任感,两人精诚合作打进2016欧洲杯自不待提,2017年世预赛威尔士负于北爱尔兰无缘出线后,贝尔和全队队友一起挽留科尔曼,虽然身为败军之将的后者最终没能逃脱下课命运,但贝尔的言行,已经仁至义尽。至于现任主帅吉格斯,和贝尔同样亦师亦友,“大圣”视“王老吉”为偶像,后者曾作为弗格森说客游说贝尔加盟曼联,如今以将帅身份在国家队共事,也是弥补了球员时代未能在俱乐部共事的遗憾。综上,在2015年与安切洛蒂失和之前,贝尔既算不得球队毒瘤,更不是主帅毒药,而今令皇马球迷都不甚待见,更扯出多年前的公案,一方面固然有地位上升、脾气见长的主观因素,另一方面,弗洛伦蒂诺的破格抬爱,经纪人乔纳森-巴内特的出格举动,都加剧了贝尔形象的黑化。前者自创下球队身价纪录引进威尔士人以来,即便未能如愿将其立为核心,出售贝尔止损多半时候也只停留在思考层面,有主席撑腰,贝尔自然“恃宠而骄”,将个人意愿凌驾于主帅安排之上,自然也成了情理之中。巴内特在皇马球迷心中已是臭名昭著而被皇马球迷格外痛恨的经纪人巴内特,则在贝尔与两任主帅交恶的过程中,推波助澜,愈描愈黑:且不说贝尔和安切洛蒂老死不相往来,便是此人绕开主帅、直达天听的“小报告”,如今更以一系列无脑言论让头号客户的负面消息不断发酵,在巴内特眼中,“贝尔是皇马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我们已经厌倦了这些无良媒体写的愚蠢的东西”,“贝尔证明了自己是超级巨星,球迷们应该意识到他们错了吧?”而在贝尔闹出提前离场、缺席球队会议和聚餐等一系列负面消息后,巴内特居然振振有词:“贝尔训练迟到个5分钟是常态。”从服务客户角度,充分利用“老佛爷”心理为贝尔谋得大合同和战术权重的巴内特堪称优秀,但在贝尔公众形象尤其是与主帅关系方面,不知收敛的巴内特,委实拖了贝尔后腿。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